捷運的關門聲打破我的思緒,看著傳來的簡訊:今夜不醉不歸,一年一次的同學會,可別翹頭,因為有好料的...來你就知道啦!!^0^ 嘿嘿~~~~

(最後面那個表情還真是有鬼,看來大家都過的不錯)

想 不到今年的同學會會選在跨年前夕,一定又是阿蔓的主意吧?也只有她有這麼本事和行情,這幾年都是由她"主辦"的,話說回來評價都挺好的,想不到這麼嬌小的 她,有這麼大的本事,果然人不可貌相,還跟一位日本籍的男友,準備在明年夏天結婚,想必收到她的紅色炸彈的人,只能愈哭無淚。


幸虧手上這台有GPS的手機,我這個路癡還能走到目的地,只能感謝科技救了我,否則用我一輩子都走不到。眼前那群"國中同學",如今都是成熟的大人了。

一位綁馬尾的短裙妹走到我身後,我看了幾眼,那搔首弄姿的舉動和令人"難以捉摸"的香味,我確認不得她是誰?

「你好過份唷,竟然忘了我是誰。」

『妳...應該是...燕臻。』

「認錯人溜。」

『是如芳?』

「哈哈,還是錯,繼續猜吧。」戲弄我的過程露出甜美的笑容。

幾分鐘後,我把一生認得的女性名字都派上用場,卻全部槓龜。

『不對啊!我真的記不得有妳這號人物。』我不解地摸摸後腦杓。

一旁地看熱鬧的大夥們,才公佈答案。原來是那群愛玩不讀書的型男請來的傳播妹。

「她叫AMY,好不容易"買"到的。」在開大卡車的易聖此時抽起一根菸來。

『買來的?』

「笨ㄟ,你以為不用花錢的唷」有海產店快炒手之稱的昱維「對面再買東西的是KELLY、JANET、SAMMY。」

『這真是太瞎了。』

「所以我才會跟你說有好料的,懂了吧。」跟我是死黨的政廷。

『阿曼她們呢?』

「早就先進去了唱歌啦,等你一個,你還真大牌。」

『我有什麼辦法,塞車嘛!』

「走吧!進場啦!今又不醉不歸。」




可惜忘了她的名字,被她灌了快一打台啤,渾渾噩噩地記不清楚,只記得一開始去唱歌,再來是吃麻辣鍋,最後喝完酒,我攔到一部TAXI跟她說再見,之後的記憶像是斷了訊號的電視,沒有任何影像,一早醒來,身邊卻多了一個她。


我揉揉惺忪的雙眼,耀眼的曙光在窗簾的縫隙,偷偷地闖進我們之間,有股薰衣草的香味在我腦海中遊蕩著,是從那細長的髮絲傳來的髮香,嬌嫩的臉龐被陽光照耀下,彷彿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─── 天使。窩在我懷裡的竟然是位天使,她的手還緊緊握住我,是捨不得還是...


從 玄關到陽台的距離短短不到10公尺,滿地是我們褪去的衣物,壁燈上掛著一件粉紅色的bra,化妝檯的鏡子用口紅寫下了幾個字:Happy New Year!My love ,旁邊的小圓桌還有幾個沒用完的保險套,究竟昨晚發生了什麼,我也不去多想,靜靜地快速盥洗了全身,換上那件酒氣濃厚的襯衫,把鏡子的字擦掉後,重新加上 幾筆:Goodbye My love。

(再見了,我的天使,Goodbye My love)

到櫃檯把費用付清,快速地走出旅館,走過幾條街口,有間生意不錯的早餐店,索性地選在角落的座位,吃起新年的第一個早餐───巧克力吐司和豆漿。搭上往台中的客運,迅速地闔上雙眼,不知道那位天使醒了沒...




回到台中,手機的螢幕出現數十通地未接來電,一定是我睡死了,趕緊打了通電話給俊龍。

『喂!』

「哎呀!臭小子,總算活過來了,還以為真的是為了佳人,不要了江山呢?」

『別這麼大聲,我頭好痛...』

「想必這攤一定釣到大魚了,不然怎麼會搞成這樣子?對吧?」

『我又不是你......』

(或許真的是......)

『反正來接我啦,我現在人在車站。』

「大哥,你也行行好嗎?我正在上班咧,你說說看我要怎麼離開才好?」

『上班?』

「我說你是不是喝到秀逗啦!」

『糟糕!我忘了跟公司請假,死定了。』

「安啦!我幫你請假了,想也知道你這個混蛋怎麼趕的回來,所以我跟李主管說過,昨晚我們去跨年,結果好死不死,你被煙火的流彈波及到,因此......」

『你到底說了些什麼呀?』

「只是加油添醋了一點點...幸好主管他也相信呢!你說這神不神奇阿,傑克?」

『算了!我還是搭公車回宿舍睡覺好了。』

「記得這次我要吃泰式料理,不...韓式好了....還是....」

嘟~嘟~嘟,這小子又想趁機"勒索"我一番,真是不懷好心呢。



新 年第一天那老頭竟然要我們上工,平常被他壓榨就夠了,想不到在跨年前夕通知新年開工,反正老早就計畫好想翹班,再說俊龍也幫我請假了,不好好利用真是太可 惜,既然是新的一年,去新光三越換個行頭,當作是去去霉氣好了。搭上公車,我坐到最後一排的座位,這麼多年,我總是會想起那個人會在我身邊,那些話語會在 我耳邊重覆著,至少這習慣也是留下來給我的禮物吧?


左前方那位高中生手上抱著一堆外文書,是要去圖書館K書吧?真是個用功的小孩,可不要像我這樣,書到用時方恨少,是非經過不知難,說來真是慚愧。

靠窗的那位正妹,背影是有少男殺手的魅力,偏偏坐在最後面只能看見她的背影,搞不好是隻恐龍也說不定,有了前車之鑑,哪敢隨便要電話,話說回來這背影還真熟悉,一動腦,那宿醉惡魔又在體內竄動著,真的是暈車啦。


下 車後,我在該死的人海中,用跑一百公尺的速度衝進百貨公司的廁所,吐光了早上的巧克力吐司和豆漿,終於清醒過來,有哪個白痴會像我一樣,宿醉未醒還來逛百 貨公司,真的是秀逗了。在廁所花了20分鐘簡單地盥洗一下儀容,走到男裝部,買了2件西裝,看上打折的面子,否則平常哪有那個時間和行情這麼闊手。


一 想到早上只趕著回公司,連午飯都忘了,幸虧昨晚的"殘渣"和早點都吐光了,現在正是胃口大開,既然是新年,花個大錢填飽五臟廟也是個不錯的主意,看上一家 日式料理,點了一盤天婦羅蓋飯和味增湯,此時,對面那個背影,看來看去是車上那位正妹或是恐龍,正當我看的出神,她轉頭了,竟然是...

天若我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