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夏日,晴空萬里的天氣,在午後下了一場大雨,拎著幾捆海報,跑到學校的最角落的涼亭躲雨。

泥濘的黃土染上了鞋,一黃一青的顏色沾滿襯衫,原來是海報被雨水給滲透,看來海報泡湯了。

心頭一氣,把海報扔在涼亭的一角,從口袋拿出一包菸,坐在石椅,望著學校後的九九峰。

算計著明天的期中考,不打算去拼一拼了,還是先解決手上的燙手山芋吧。

 

 

此時,課鐘響起,已經是下課的時間了。

「你怎麼在這睡覺?」她問。

『妳來了呀?還妳以為去練舞了。』

「別說這麼多,我還有好多報告要做,陪我去圖書館找資料。」

「否則明天又會被教授打槍。」她用面紙拭去臉上的雨水

那朦朧的霧氣下,她的臉龐有種白裡透紅的"小蘋果",髮尾還帶著幾許的雨滴,是匆匆忙忙的趕過來而淋到雨吧?

不經意之下,眼睛專注在她的臉上,有種像瓊瑤裡頭的女主角。

「咿? 我臉上有東西嗎? 幹痲一直看著我。」

抖抖身上的雨滴,包包裡有件俊龍的外套,早上上完課忘記帶走,只好先拿來頂替一下

『那疊資料都是嗎?』從她手中拿走幾張面紙,擦乾頭髮。

「又不幫我唷?」又露出哀怨的神情。

『走吧,在不走,圖書館要關門了。』拎起那疊資料,走向圖書館的方向。

 

 

在商學館的後頭,有條小徑,是她特別喜歡走的道路之ㄧ,是那頭開著桂花。

因此,常常走過會去特別注意。

午後的陣雨,在煙雨裊裊的山頭,瀰漫著濃濃的霧氣。

從4樓的檢閲室的窗口,看到學校的7-11,有幾張小桌子,學生特別喜愛再下課後,跑來這裡聊聊天。

而餐廳的小吃部,排起了長長的人龍,想必又是等著那鬆軟又彈牙的鬆餅吧?

 

 

『哎呀!』被身後的一本書砸到,「喂!你到底想不想幫我呀?」

『你沒看到我在幫妳找資料嗎?』翻了手中的書找著。

「我說你呀。」拿起我手上的旅遊月刊。

「我要的是財經的新聞,你最好找的到啦。」

『說不定,這裡頭也有關財經的新聞,你看看嘛。』

「算了,時間這麼晚了,我不想找了...去吃飯吧。」瞄了一眼我手上的手錶。

『終於可以走了。』

「終於?你忍我很久了?」犀利的眼神。

『阿?』

『對了,妳看這個,似乎很好吃,而且還在促銷。』從包包拿出一張在圓環新開幕的餐廳DM。

『妳慢慢看,我去一下廁所。』

幸好有這招剛好派上用場,不過沒有下次了吧。

 

洗洗把臉,那張憔悴的容顏是我嗎?

這幾天晚上去兼差,的確累了一點,但不至於臉色變這麼差吧。

還不是為了那台電腦在拼命,這幾天老是給我罷工。

『咿? 』那是什麼聲音阿??

是隔壁女廁所傳出來的,而且不只一個...

心裡有種毛毛的感覺,是前天去看啥鬼電影的後遺症,都知道我最怕看鬼片,還拉我去看夜場。

仔細一聽,我更好奇地把耳朵靠在牆上,用右手手把另一個耳朵摀住。

這個時間,或許是清潔工在打掃吧? 還是特地跑來拉肚子的學生。

(雖然我也常常這樣,因為圖書館的廁所特別有"滋味"呢! 是味道啦...)

 

我繼續"聆聽"這奇異的怪聲到底在"訴說"什麼?

「呼....呼....啊.....不要啦。」

我訝異的停住呼吸,那邪惡的思想立刻浮現腦中,原來正上演著一部圖書館XXX之類的"Show"呢。

眼睛一撇,她站在男廁前面大聲叫我,差點沒被她嚇昏。

『噓,小聲點啦!』

「吼,想不到你有這個嗜好,我真是錯看你啦。」

『難道妳不想知道我在聽什麼嗎?』

「聽廣播?還是歌劇?還是這片牆壁生病啦?」

『最好是聽的到,我是在研究這"詭異"的聲音。』

「我看阿,那最詭異的是你吧。」

此刻,一對男女從女廁衝了出來,看到我們兩個就像是看到鬼似的,跌跌撞撞地衝到樓下。

只留下傻眼的兩人...

 

 

 

天若我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